当前位置:> 首页> 党风廉政建设专栏
市住建局党风廉政建设教育学习资料(四十)

作者:system 时间:2017-07-26 来源: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      近日,中纪委监察部网站登载了两篇忏悔录,一是宁波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原党委书记、局长金俊杰忏悔录——《方向错了,人生道路就走向反面》,二是北京市门头沟区原区长王洪钟案件警示录——《自己没能珍惜在民主生活会上坦白的机会,欺骗了组织》。现编辑印发局党委成员、副调研员、机关各科室、直属各单位学习,防微杜渐,慎始慎初。

 南充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

2017年6月12日    

 

方向错了,人生道路就走向反面

——宁波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原党委书记、局长金俊杰案件警示录

 

  “这是党对你的培养,是家族的光荣,你要争气,起码不能拿人家的钱、不能拿人家的东西。”这是宁波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原党委书记、局长金俊杰的父亲在他担任象山县委常委、组织部长时的忠告,告诉他做人、做事、做干部的底线。多年之后,金俊杰在忏悔书中写道:“如果当时能记住父亲的这句话,守住底线,绝不会有今天。”此时的金俊杰才想起了父亲的忠告,可惜为时已晚。

  金俊杰在担任宁波市象山县委副书记、县长,市水利局党委书记、局长,市人事局党组书记、局长,市人社局党委书记、局长期间,利用职务便利,在酒店投资、房产开发项目的政策处理、容积率调整,市澄浪堰水文水资源测报中心工程、市三江河道恢复性清淤工程项目承接、工程结算等方面,为有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,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16万元。

  2013年9月,金俊杰被给予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。2013年11月,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,判处金俊杰有期徒刑九年,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;违法所得人民币116万元予以追缴,上缴国库。

  以权利合者 权利尽而交疏

  古人有云:“欲知其人,先观其友”,就是说要想了解一个人道德品质高低,就要先看一看他平时结交一些什么样的朋友。作为一名党员干部,要慎重交友,交良友,“近朱者赤”,受益终生,反之,“近墨者黑”,将后患无穷。从近年发生在领导干部身上的违纪违法案件看,一些人蜕化变质,确实是从交友不慎开始的。金俊杰腐败堕落的例子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  某金属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某发生交通事故,请托时任象山县县长的金俊杰出面协调有关部门给予照顾。事后,得到从轻处理的陈某来到金俊杰的办公室,送上3万元现金,金俊杰推托几下,就收下了。

  “我在交通事故处理中帮了他,处理结果他比较满意,他想感谢我。”曾身为一县之长的金俊杰,竟然是这样回答调查人员的。

  后来,陈某想在象山某镇筹建一家酒店,他再次找到金俊杰,希望协调当地政府,在酒店选址、地价、费用减免等政策上给予优惠。金俊杰不仅出面协调,还以县里会议纪要的形式,帮助陈某落实优惠政策。

  为什么如此“尽心尽力”地帮助陈某呢?金俊杰在其忏悔录中道出了自己的心声:“自己在这几年交友中缺乏原则,不是看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,为什么要交这样的朋友,而是看这个人对我有没有‘利’,能不能提供方便。”

  陈某经营的钢材门市部被职能部门检查发现部分钢材规格不达标,作为“朋友”的金俊杰再次出面疏通,最终陈某免于罚款。此外,为了帮助陈某调高开发小区容积率,多造房子,提高收益,金俊杰还出面约请当地镇书记、镇长吃饭,并要求他们尽可能帮助陈某解决该事。

  金俊杰在帮助“朋友”方面“能量”之大,拉关系、打招呼、请吃饭、写条子,“招数”之多,让人惊叹!几年来,陈某累计送给金俊杰人民币16万元。

  金俊杰在工作中认识和交结的所谓“朋友”还不止陈某一人。

  在担任宁波市水利局党委书记、局长期间,一天,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乐某独自来到金俊杰办公室聊聊天、叙叙旧。但在所谓的“闲聊”之间,乐某不经意间把话题转到了自己公司计划评定一级水利资质上,希望金俊杰多多帮忙。

  一边聊,乐某一边从包里拿出5万元现金放在金俊杰的办公桌上,金俊杰推了几下,就收下了。此时的金俊杰,把平时挂在嘴上的“理想信念”“党纪法规”统统抛至脑后。乐某临走时,他还表示:“你们先准备好评资质的材料,到时候我会帮忙的。”这让乐某吃了一颗“定心丸”。

  在金俊杰的“上下疏通、专业指导”下,乐某公司获得水利一级资质,可以承包各类大型水利工程项目。与“评定资质”同步进行的是,在此期间的每年春节前,金俊杰都会收到来自乐某的“感谢费”“劳务费”,共计人民币30万元。

  调查人员后来问起乐某:“之后你为何不再送钱给金俊杰了?”

  “我们公司水利一级资质已经办好,金俊杰也调任其他岗位,与公司关系较少,我也就不用再送他钱了。”乐某一语道破天机。以利相交,利尽则散;以权相交,权失则弃。

  铁窗中的金俊杰感慨,交友不慎给了自己“致命一击”,正是陈某、乐某这样的朋友,把自己送上了绝路。

  会上大谈廉洁 会下大量敛财

  金俊杰在每次党风廉洁建设会议上或各种业务会议上都大谈廉洁,“苦口婆心”教育党员干部。他张口“廉洁”、闭口“勤政”,迷惑了不少干部和群众。在他被调查后,很多干部觉得“不可思议”“怎么可能”,会不会“听错”了,感到非常吃惊。有些干部还把他当作学习榜样,也有一些老同志念念不忘当年“小金”的自律和敬业,觉得他是个好干部、好苗子。

  其实,这些都是金俊杰的“障眼法”。在台上表演的背后,是其愈来愈膨胀的贪婪一面。

  某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陆某为谋取工程招投标、工程款拨付等利益,先后向宁波市水利局等干部行贿,被市水利局在全市范围通报,并取消水利工程投标资格一年。

  金俊杰在大会小会上强调:“无论哪个项目既不能发包,也不能分发包给陆某做。”市水利局局长这样发话了,陆某就基本没有可能在宁波接到水利工程项目了,即使中标了,工程也很难做下去。

  但当权力遇上利益,当贪婪遇到诱惑,那些失去定力的人,则必然被“围猎”。为了能够重新获得水利工程投标资格,陆某拎着装有两只野生甲鱼和10万元现金的尼龙袋,敲开了金俊杰的“廉洁关”,攻破了金俊杰的“防火墙”。

  “既然在做了,那就算了。”在一次工地检查中,当金俊杰得知陆某公司是该工程的中标单位后,对随行的市水利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说。

  金俊杰岂能不知,一旦和陆某纠结在一起,必然是权钱交易,但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,他把廉洁忘得一干二净。

  正如金俊杰在忏悔书中所写:“我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,忘记了自己是一个领导干部。方向错了,道路就走向反面,把公权变私权,为自己谋私利。把金钱看得过重,能占一点便宜就多占一点便宜,使自己走入歧途。”

  某建筑公司负责人朱某想承包市里一水文水资源测报中心工程,但朱某公司水利施工资质不符要求。对此,朱某找到金俊杰,希望能够得到帮助。

  金俊杰“有求必应”,与水文站负责人打招呼,表示可以由朱某挂靠其他公司来参加招投标,提供方便,给予照顾。后来,该工程由朱某挂靠其他公司承包施工。

  为了表示感谢,并希望进一步搞好与金俊杰的关系,继续得到帮助,临近春节前,朱某来到金俊杰家中,送上了2万元现金和一些水果、烟酒等礼品。之后,朱某做工程项目顺风顺水,遇到大小困难金俊杰都会一一帮助解决。

  直到案发前,每年春节前朱某都会给金俊杰送上少则3万、多则10万不等的“红包”,金俊杰也“心照不宣、来者不拒、一一笑纳”,累计收受朱某所送人民币共计50万元。

  “请托” 尽心尽力 “红包”来者不拒

  当“收”成了习惯,给予“帮忙”“照顾”也顺其自然,顺理成章。

  金俊杰利用职务便利,不仅在为他人工程招投标中打招呼,还在日常工作中我行我素,为他人评定职称说好话,为他人调动工作提供方便。他极少考虑规定是怎样的,这样做党纪是否允许,是否会损害公平、公正。

  一天,张某找到金俊杰,希望老婆陈某能从某县调到市区工作。之后,金俊杰运用手中权力,把陈某安排到事业单位当会计。

  后来,张某再次找到金俊杰,希望帮助他把事业编制转到行政编制;金俊杰就向有关职能部门打招呼,竭尽全力帮助张某落实行政编制,后来过了个把月,张某就如愿以偿。

  有“付出”就有“回报”。连续四年的春节前后,金俊杰先后收受张某所送的现金合计人民币9万元,还有价值不等的礼金、礼卡、礼物等。

  只有深陷囹圄时,金俊杰才幡然悔悟:“忘记了世界观的改造,扭曲了价值观”,放松了对党纪国法的学习。把金钱看得过重,缺乏知足常乐的良好心态。“自己家庭收入不低,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是经常想能多一点就多一点,能占一点便宜就多占一点便宜。”这种心理只会害人害己。

  诚哉斯言!党员干部,当思当戒。

  案件剖析

  方向错了,道路就走向反面。金俊杰之所以“把公权变私权”“把金钱看得过重”与其“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,忘记了自己是一个领导干部”有着莫大的联系。

  实际上金俊杰还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事情:忘记了老父亲的忠告,忘记了世界观的改造,忘记了党纪法规的要求,忘记了廉洁奉公的原则。

  遗忘是一个缓慢的过程,也是不易被人发觉的,等到彻底没有了底线没有了边界才恍然大悟,往往为时已晚。

  如何解决遗忘的问题?关键在学习!坚持党纪国法的学习,坚持世界观的改造,坚持做人的原则和底线。这个学习不是为了“装装门面”,也不是为了“教育人家”,而是为了让自己在人生短短的几十年里始终如一,不忘初心。

  金俊杰曾感叹说,自己家里其实并不缺钱,但是随着走上了领导岗位,提拔的速度慢下来之后,努力学习和工作的心思就慢慢淡了。特别是年纪大了,看看仕途似乎走到了头,就有一种失落感,产生一种代偿心理,对收人钱财为人办事也就不抗拒了。腐败的口子一开就收不回去了,到最后自己都没意识已经滑向犯罪的深渊,并且越陷越深。

大梦初醒,后悔余生,其教训值得所有党员干部认真反思!


“自己没能珍惜在民主生活会上坦白的

机会,欺骗了组织”

——北京市门头沟区原区长王洪钟案件警示录  

未经任何论证和审批程序,就擅自决定拆除花巨资翻修没几年的体育场,将数百万元国有资产作报废处理;仅在区长办公会上提出并形成会议纪要,就拨付1800万元扶持资金给某房地产企业;在建筑材料采购环节指定采购向其行贿的厂家的材料……如此目无纲纪、任性用权的,正是北京市门头沟区原区长王洪钟。

  2014年8月26日,北京市门头沟区原区长王洪钟涉嫌严重违纪,接受组织审查。经查,2001年至2013年间,王洪钟利用在北京市密云县、门头沟区担任领导干部,负责密云县、门头沟区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,为他人谋取利益,收受或索取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396万余元。此外,2010年至2012年在担任门头沟区区长期间,王洪钟违反规定拆除门头沟区体育场,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。

  王洪钟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2015年12月,王洪钟因犯受贿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;因犯滥用职权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。

   收受好处搞利益输送,上下其手干预工程建设

  “我经历了多个工作岗位,特别是对城市建设、城市拆迁、工业开发区建设有一定的经验……”《忏悔书》中,行笔至此,王洪钟心中想必会涌起一番自矜。

  王洪钟在担任北京市密云县县长、县委书记和门头沟区区长期间,正值上述两区县城市建设快速推进期。在他主导下,市政建设、棚户区改造等方面上马了大量工程。特别是到门头沟区后,王洪钟主导进行了230万平方米的棚户区改造,建成一湖十园、五水联动的城市景观体系,城市面貌发生巨大变化,基础设施环境得到较大改善。

  大量工程建设也意味着大量资金投入。面对政府工程这块“肥肉”,众多建筑行业商人循迹而来,“虎视眈眈”。而主导这些工程的王洪钟,自然成为商人们“围猎”的目标。为拿到工程项目,商人们不惜成本拉拢腐蚀有关领导干部。在王洪钟的违纪违法问题中,工程建设领域相关问题占了大多数。向其行贿的人绝大部分也是从事工程建设、房地产开发的商人。

  对别人送来的钱物,王洪钟起初也主动拒绝或退回。但时间久了,次数多了,就慢慢习以为常。面对在鞋盒里、水果篮里、纸箱里送来的大量现金,王洪钟心知肚明,但仍来者不拒,坦然收下这些“礼物”,享受着权力变现带来的优裕生活与满足感。来来往往次数多了以后,一些工程建设领域的商人甚至被他纳入自己的“朋友圈”。经营石材的李某某,是王洪钟在房山工作时认识的。到密云和门头沟工作后,王洪钟仍想方设法让李某某承揽工程、供应石材。精明的李某某赚得盆满钵满,自然也不会忘记“孝敬”王洪钟。而后者不仅“理所当然”地收受,甚至主动索取。

 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,也没有不求回报的行贿。收受好处的王洪钟利用职务便利,任意插手工程建设多个环节,为老板们“拿下”项目发挥作用。他或表面上提出承包商范围由下属决定,实则早已暗示下属选取与自己有利益关系的公司承包工程,有时甚至直接指定承包商;或在建筑材料采购环节,直接指令有关公司采购向其行贿的厂家材料;或在土地出让和手续办理方面,为有关人员提供便利,等等。

  大干快上揽政绩,“任性区长”“边建设、边审批、边招标”

  在错误政绩观的驱动下,王洪钟任职期间存在大量不经集体决策、不经法律程序、不正确行使职权的行为。

  在密云任职期间,王洪钟对该县老城区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。他仅用短短三年时间,就将县城内低矮平房全部拆除。在门头沟任职期间,王洪钟一上任就推进大量拆迁工程和市政工程,追求看得见的政绩。老百姓甚至用“王指倒”来形容他在拆迁等工作上的速度和力度,称他“指哪儿哪儿倒”。

  由于按规定程序办理规划和施工许可、进行招投标用时较长,急于看到“成效”的王洪钟就绕过这些法律和制度规定,主导了大量“边建设、边审批、边招标”的“三边”工程。有的工程没有办理开工许可,就直接破土动工;有的工程没有办理规划变更,违法用地;更有的工程直接违反了国家关于土地规划方面的强制性规定,结果建成的是一个违法建筑。

  在决策大额资金使用、重大项目等“三重一大”事项时,王洪钟常常不按照程序规定报区委常委会讨论同意,而是在他主导的区政府常务会上通过以后就开始执行,有的施工项目甚至连会议都是事后补开的。比如,按照门头沟区关于“三重一大”决策事项的规定,超过1000万元的财政资金支出,经区政府常务会审议后,须报区委常委会同意才能执行。但习惯了“一言堂”的王洪钟,仅仅在区长办公会上提出某一事项并形成会议纪要,就拨付1800万元扶持资金给某房地产企业。

  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。对时间和速度的盲目要求,使得几乎所有工程建设方面的程序规定到了王洪钟这里,都变成一纸空文,取而代之的是会议纪要和王洪钟本人的命令、批示。

  王洪钟的行为不仅严重违反依法行政原则,削弱了国家法律和政府的公信力,给公共财产造成严重损失,同时也为他为所欲为、权力寻租提供了空间。正如王洪钟在悔过书中所写:“在这些工程建设时,没有按有关程序规范建设,特别是没有规范的招投标程序,只是图时间、赶速度、要进度,这就为不正之风留下漏洞。”

  恃功骄横,民主生活会上自我隐瞒、欺骗组织

  工程建设方面的“大动作”“大手笔”带来了城市面貌的变化,也让王洪钟赢得了“有魄力、能干事”的评价。

  面对大量工程建设方面的“显绩”,王洪钟居功自傲之心渐生,把成绩当作任性的资本,唯我独尊。他更加肆无忌惮地漠视制度规定、党纪国法,片面认为这些约束都是他开展工作的绊脚石。在他眼里心里,只要能干成事,用什么手段和方式都无所谓。自我膨胀的王洪钟甚至还产生“回报”心理,认为自己短期内打开落后地区的工作局面,拿一些钱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  由于王洪钟是政府“一把手”,作风又强势,区政府常务会和区长办公会成为他的“一言堂”,很少有人敢于提出反对意见。下属部门被他如臂使指,有的甚至还主动靠上来,为王洪钟谋取利益大开方便之门。尤其在王洪钟担任区长初期,只要不合王洪钟的心意,官位就难保全的例子时有发生,也给后来者形成“警示”:凡是王洪钟的指示,一定要照办、快办、办好;凡是王洪钟说的工程,一定要干好;凡是王洪钟找的商人,一定要用。

  在王洪钟接受调查之前,市委有关领导也曾找他谈过话,严肃指出其工作中的问题,并要求他改进。但“能人”光环让王洪钟忘乎所以,根本听不进领导苦口婆心的忠告。后来市委领导参加门头沟区民主生活会,这本是一个放下身段和面子,进行自我检查、党性分析,向组织坦白从宽的好机会。但王洪钟顾虑重重,始终没有鼓足勇气迈出这一步,不仅欺骗了组织,也害了自己。

  直到接受组织审查,王洪钟才认识到自己“触犯了党纪国法”。可惜,如他所言,“世界上根本没有卖后悔药的地方。要想不后悔,就别做错事。”

  案件剖析

  王洪钟从地方党委、政府“一把手”,堕落到滥用职权、大搞权钱交易,一方面是因为他理想信念丧失、为政之德滑坡、个人贪欲膨胀,另一方面也是无视纪律,任性用权、监督缺位的结果。

  权力是把“双刃剑”,善用者可造福人民,滥用者则为害社会。表面上看,王洪钟“有本事,能干事,干成事”,带来了城市面貌的改观,实际上,他滥用职权,任意妄为,逾规越矩,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作谋求个人升官发财的工具。古人云:“居官守职以公正为先,公则不为私所惑,正则不为邪所媚。”党员领导干部身居官位、履行职责,当心存敬畏,严以用权,坚持公平正直,不为私利所诱惑,这样才能对得起人民赋予的权力。“法无授权不可为”,党员干部还应做到依法用权,自觉把权力严格约束在法律许可或授权的范围内。否则,终将为权力任性付出沉痛代价。

  失去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滥用和腐败。王洪钟当上区长后,权力过于集中,不讲议事规则,不走公开程序,不按规定办事,俨然“一言堂主”。该案再次警示我们,必须强化对领导干部这个“关键少数”的权力监督,扎紧制度笼子,完善监督体系。严管就是厚爱。要运用实践好监督执纪第一种形态,发现党员干部违纪的苗头性、倾向性问题,就要及时处理,提醒纠正,批评警告,决不能养痈遗患、放任自流,这既是对组织负责,也是对干部负责。民主生活会是加强党内监督的重要方式。开好民主生活会,要勇于自我剖析,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,及时纠正偏差。只有让红脸出汗成为常态,实现党内政治生活正常化,使党员干部远离底线,全面从严治党才能落到实处。

主办:南充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 承办:南充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办公室  技术支持:四川德尔博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
川公网安备51130202000205



网站标识码:5113000003


网站咨询电话:0817-2666296


蜀 ICP备 15023670 号


(浏览本网页,建议使用分辨率 1024*768,Internet Explorer 6.0或以上版本)